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教育管理 > 心理健康 > 正文

如何处理恋爱中的“没感觉了”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7-07-09 】

     “我想,可能是没感觉了吧。”这是在阔别一周之后,从她口中蹦出来的第一句话,当下的第一个直觉是:啊?骗人的吧?!

  “为什么呢?”我握着她的手,她的手没有温度地颤抖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她低着头,侧过脸。

  “所以你是之前就知道了?那你怎么没跟我讲?”

  “我以为,过一阵子会好……”

  “那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?”

  “我已经在发现的时候很难过过了……”虽然这样说,她眼眶还是闪着泪光。

  “怎么办呢……没关系,我来想办法……几天后再说吧。”当时我年纪还小,心想怎么可能有解决不了的事情,殊不知与人有关的事情,许多时候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。更多的时候,正是因为努力的太多,使自己失去的更多。

  她也很累了,虽然内心的疑惑像青藏高原上的牛一样多,但还是不忍心看到她布满血丝的眼睛再被眼泪侵袭,默默地送她回去。

  那天,我几乎像是被抽掉神经的牙齿一般,六神无主的搭上出租车。出租车上,我倚着右边的车窗,很闷,却哭不出来。司机大哥跟我聊了很多,而我现在唯一记得的,是他的金钱至上论。

  “女生都是这样啦!没感觉就把你甩了。像现在跟女生出去,我都自掏腰包付钱。一开始几次还可以,但是这样装阔能装多久?”

  “你是大学生,我讲这些你应该比我还懂。好好工作,多赚点钱比较实际。”

  真的是这样吗?如果我不符合她的期待,那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?又怎么会突然“没感觉”了呢?“没感觉了”这四个字一说出口,就像是电影“全面启动”里的kick一样,逼迫我去怀疑,原来以前她说的“我爱你”都是录音,一切只是一场梦境?

  从那天开始,我的人生课题就变成:如何处理“没感觉”

  于是我翻遍图书馆所有的哲学书籍,从尼采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到康德的《纯粹理性批判》,没有任何一本在谈“为什么会变得没感觉?”或者“没感觉了怎么办?”.即使上网搜寻“没感觉了怎么办?”,也找不到满意的解答。

  “傻瓜,哪有哲学家会谈这个。”终于在我走到哲学类书架背面的心理学书架,无意间看到一本Sternberg的“爱情三因论”之后,豁然开朗,我笑着对自己如是说。

  根据Sternberg提出的理论中,他发现所谓的“感觉”,就是心理学家常说的激情。激情在一开始交往的2~3个月内会飙到最高峰,然后又会急速的下降(她告诉我没感觉的那天,恰好满2个月)。虽然如此,Sternberg告诉我们别气馁,因为一般而言亲密和承诺会随交往的时间越久,逐渐上升。不过这也是为什么二个月左右,双方就开始感觉淡了,而实验室进行的恋爱实验,也常是只收六个月以上“稳定交往”的伴侣。

  当时我几乎变成Sternberg的信徒,每天抱着那本书睡觉--直到我看完书的那天才发现:他并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办……当然最后还是分手了。毕竟,当时的我想不出好方法,让爱回到最初。

  虽然几年前还是傻傻的进了心理系,但总是抱持着“心理学是一门只负责解释,不负责解决的科学”的心态念下去。然而,又一次“没感觉而分手”,再次敲痛了我的心扉。

  以前可以推拖自己年纪小所以不知该怎么办,但为何数年后,念了许多恋爱相关的文章后,还是一样不知从何“找回感觉”?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当初好不容易再次相信的爱情,像手心融化成水的冰,顺着感情线渗入沙滩里。

  坊间许多恋爱的书都说我们在恋爱中要“体谅、包容、同理、沟通”,但也没有一本书告诉我们,要如何找回最初的感觉。几次下来,你甚至开始怀疑起,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起源于甜美,但终将幻灭?

  为什么我们要进入一段恋爱关系?

 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先要被解决的问题是:“为什么我们要进入一段恋爱关系?”这是我老板演讲时常常用来开场的一个问题。

  许多有关情侣冲突的研究指出,我们在爱情及婚姻关系中经历的冲突远大于其他的生活领域;同样的Downey, Freitas, Michaelis与Khouri也指出,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因为怕被拒绝,透过自证预言的历程得到了较差的关系质量;Murray 与Holmes更发现,许多人在关系一开始都是戴着玫瑰色眼镜,但仅有部分的人能将这副眼镜戴到最后;Gottman的许多研究也发现处在痛苦婚姻中的人,比在快乐婚姻中的人平均寿命少四年,他们伤风感冒的机率也高于30%.因此--

  ■ 如果你谈恋爱是为了追求那种甜蜜的感觉,那么根据Sternberg的说法,你可能要失望了。因为Passion在几个月后就不复存。

  ■ 如果你谈恋爱是为了结婚,那么你仍然要失望了。因为根据的Karney 与Bradbury长期追踪数据显示,打从结婚的那一刻起,婚姻满意度就会开始直线下降,生小孩后更糟。

  ■ 如果你说Karney 与Bradbury研究的是美国人,我们华人比较重感情,跟那些老美不一样,那么你还是要失望了。太多的研究都得到与西方研究一致的结果--结婚越久,满意度越低,第一年变化最剧烈。更悲惨的是,虽然东西方研究都指出在生小孩之后,婚姻满意度会一直下降(当然刚开始会有短到看不到的蜜月期)可是在出现家务分工之后(这是他们婚姻的转折点),西方人的婚姻满意度大抵上都会缓缓地回温,而我们最多就是维持“低稳定”.

  综合上述,写论文的时候就可以在文末问一句: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?”如果你在乎的是婚姻满意度或关系质量,那么答案是肯定的。

  面对这么多悲惨的如果,你可能会学梁静茹说哪有那么多如果!爱根本没有如果等等。一位同是读心理系的郭姓帅哥语重心长的跟我说:“你讲得这么悲观,谁还要谈恋爱啊!”的确,很多时候我们爱得比不爱更痛苦。这也不禁让我想起简祯在《水问》里的一句话:“是不是来自于生的终归于死,痴守于爱的终将成恨?是不是春到芳菲春将淡,情到深处情转薄?”于是在痛彻心扉之后,你决定将心上锁,拒绝再相信爱情。

  但若真是如此,人岂不是具有被虐倾向的奇怪动物?明知爱情路艰难,我们却仍死守着身边的他,过去的记忆,与那些充满欢笑泪水的曾经?仍傻傻地在他一次次的背叛之后,还是选择相信最后可能有改变的契机?仍痴痴地在他狠狠地甩了自己之后,还哭着企盼,卑微地祈求,希冀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?仍毅然决然地嫁进对方家里,勇敢面对难解的婆媳问题?

  “如果在一起有1/3的机率会分开,如果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,那我们为什么要结婚?”终于我按耐不住心中像行天宫鱼池中鲤鱼嘴巴一样多的问号,举手问这个问题。

  ■ “啊……虽然是这样说啦,但有鉴于生育率这么低,我想还是结婚比较好。”谢雨生老师迟疑了一下子之后,做了一个相当生物性的回答,全场婚姻与家庭研究领域的老师先进们都哄堂大笑,但我却笑不出来。

  ■ 幸好,更有智慧的答案,是会后朱瑞玲老师的回答:“我们一定是从婚姻与感情中得到了一些什么。我们又不是傻瓜。”但是,这些“什么”究竟是“什么”呢?总不能像村上春树在每一本书里面都提到的那个“什么”一样,在看完都不知道那是“什么”吧?

  ■ 黄维仁博士的答案是:“唯有在恋爱中,人的二个基本心理需求可以同时得满足:一是无条件被人接纳,二是在所爱的人心中居首位。”

  ■ 我老板的答案则是(大概的内容是这样):人生就这么匆匆几十载,身边的人来来去去。有时候夜阑人静,你坐下来想一想,这辈子到底有什么是能留下来的呢?我存在与不存在到底有什么差别?想着想着就觉得孤独寂寞起来。但是如果有一个人能一直在你身边,凝视着你的生活、你的一举一动、在你孤单寂寞时陪在你身边,即使有时候他会摔杯子、发脾气、误会你,我们仍需要这样一个人。因为他见证我们,见证我们曾经活过。

  ■ 黄素菲老师在台科大的演讲也提过:“这也就是为什么分手那么痛。当时他说,不论这世界如何崩塌,永远站在你身边,支持你,握紧你的手,凝视你的眼,直到最后一颗石头落下;如今,他不再站在你身边,他不再凝视你了,而跑去凝视别人了,握别人的手,为别人挡石头……”

  这些老师提及的好处与甜头,或许多多少少与初始爱得轰轰烈烈的“感觉”有关。但是那些能维持较长关系的人,在乎的不应该“只是感觉”.很多人为了爱情的浪漫糖衣走进鲜花店,交往一段时间后却发现他的眼神已经不再能让自己感到触电;很多人为了带给彼此幸福走进爱情的殿堂,交往一段时间后却发现这个殿堂充满辛苦与悲伤。如果“感觉”就像情人节收到的玫瑰花一样不能盛开很久,那么什么才是我们在爱情里可以奔的方向?我们又应该在乎什么?

  根据米开朗基罗效应,唯有那些在关系里渐渐更喜欢自己的人,接纳彼此的人,才能走得长久。简言之,只靠甜蜜激情的爱情卡车,是不能跑很远的!不论最后是不是还在一起,重要的是自我成长。

  看到这里,或许你会发现这篇文章跟大多数市面上的书结论一样,了无新意,或许你会大声嚷嚷:

  “你骗人,我周遭有许多情侣交往好多年了,他们还不是很甜蜜?”

  “我爷爷奶奶都已经八十好几了,还不是常常搂搂抱抱?”

  并不是说长远的关系与“感觉”无关,而是说除了“感觉”以外,还有更多需要被解决的问题,这些问题更直接地影响两人关系。举例而言,卓纹君曾针对华人爱情与婚姻的阶段性问题进行回顾,她区分出四个不同的阶段,每一个阶段都有4~5个问题会影响到亲密关系的分与合。其中,不论在前两阶段的吸引力,或后两阶段的性行为多寡,都会影响到两人的关系。可见“感觉”在现今年轻族群中然扮演一定的地位。

  讲这么多废话,到底怎样才能找回感觉?

  爱情心理学上最常被使用的比喻,就是存款与提款。根据“社会交换理论”,人与人之间都有一个感情的账户,一个微笑就是存了一笔爱的款项,一句尖酸刻薄的话等于提款。找回感觉很简单,就是多存款,少提款。你说这不是又是屁话吗?重点是要怎么存?

  “你们怎么能在一起这么久啊!”多年前我问补习班的正妹导师,当时她已经与男朋友交往了5年,现在已经结婚了。

  “储蓄幸福啊!”那时她洋溢着微笑跟我说。

  “怎样储蓄呢?”

  “不知道怎么说耶,很难形容……”那时我应该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。但多年后的今天,科学至少证明了一个储蓄幸福,减少提款的方法--书写。

  1. 表达性的情绪书写

  Pennebaker 的一系列研究中都支持,在书写难过的事情时,不要只写事件本身,而要仔细描述自己的感受与负面情感,有助于缓和负面事件的心理伤害。

  2. 感恩与幸福书写

  Wiseman在《心理学家教你59秒变A咖》一书中整理了许多书写研究,并归纳出一个结论是:如果每天记录与伴侣发生的幸福的事情、感谢对方对你的好,将让自己更快乐,有助于关系的维持,这些研究也与多年来感恩的系列研究结果一致。为什么感恩有用?因为他涉及三个重要的历程:

  (1)察觉自己原来如此的匮乏、不完美;

  (2)但幸好有一个人愿意帮你,支持你,无条件地挺你,尤其是在你最失意的时候;

  (3)形成正向回馈,对方接受到感恩之后,脸上的微笑正是两人关系加深的保证。

  同样的,Algoe, Gable, & Maisel邀请134位交往3个月以上的伴侣进行实验,结果发现能从小事中感恩的伴侣倾向有更高的关系满意度。所以,当我们不再把他的关心电话视为理所当然,不再把他的温馨接送当作天经地义,不再把他的离开视为是一种抛弃,聊长一点的热线、迟一点的时间、远一点的距离似乎都变得稍微可以容忍了。

  3. 原谅书写

  Romero请62位大学生书写一件对方伤害到自己的事情,结果发现,在书写中能尽量使用观点转换的人,将有助于两人的关系。

  说得简单,但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们却被情绪冲昏了头,常常无法转换观点。这时候你需要下一种书写。

  4.心理位移

  金树人也支持Romero的结果。他发现依序采用不同人称的方式书写负面事件,有助于缓和情绪。

  心理位移之构想源于公元两千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之作品《灵山》。在该书中仅以我、你、他不同人称转换书写而有所感受转换,之后金树人教授与林以正老师将此运用于心理学领域。这是一种特别的日记书写方式,当你每每想起过去难过的事情,请先像写日记一样写下来,然后,再用第二,第三人称写一次同样的事情。如此写完之后,你会有不一样的体悟(请容我卖个关子,自己试试看吧)。

  综合上述,找回感觉的方法并不如陶喆或周杰伦所以为的一样简单。至少,我们必须花心思去经营、去表达、去感恩、以及--去动笔。每天记录下快乐与难过的点点滴滴,你也可以将幸福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存进去。不过,如果你因为如此就轻易相信书写的力量,那么我们还是把爱看得像陶喆或周杰伦唱得一样太简单。

  我第二个女朋友在古时候就洞悉这套方法,在我跟她提分手之后,她拼死拼活地写了一本“我们爱的回忆”给我。我很感动,但是It didnt work.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。 多年以后,这本回忆录还完好地被我珍重地保存在箱子里,可是为什么当初这本“幸福回忆录”起不了作用?说好的狗屁幸福书写呢?原因很简单:一切都来得太晚。

  ■ 当你在“储存感觉”时,必须确认对方还愿意努力。多年来Knee进行的一系列研究中都发现,只要一方不再相信爱情,不再相信一切困难是可以被改变的,这段关系就很难维持。因为在一起需要两个人同意的,但分手只要一个人点头就可以。当悲伤与难过持续累积,几次沟通又未果,再多的幸福日记也无法挽回千疮百孔的过去。

  ■ 如同张宇所唱,一切都要趁早(爱与不爱都是)。如同你在前面看到的乐观研究结果,过去许多研究都支持在亲密关系中更多的积极与期望、更正向的归因、更少的消极行为与更多的宽容,最能有效地保持满意度及成熟地面对问题,但对于那些已经有问题的情侣,这似乎不是唯一解。更多的时候,他们需要的是解决问题的“方法”--尽管这些方法会牵动到许多负面情绪。

  当我们之间的问题没有被正视与解决,再多的幸福回忆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。因此,回到文首的故事,几年后我终于了解,时间就算回到她或她跟我说没感觉的当下,一切还是都已太晚。人总不能等到债主追上门了,才下定决心要开始存钱吧?幸福不难,难在我们常常不够敏感,不够敏于察觉感觉流逝的讯息,所以最后还是分手了,怎么办?

  提供一个想法的出口是:

  每次我想到之前的女朋友离开我很难过时,我就会想起那天那夜那个晚上,她牺牲最重视的睡眠,撑着红着眼睛帮我查找的资料,凌晨时累倒在沙发上的光景。想起落榜当天的下午,她按奈着比我还要难过的心情,悉心安慰我抑郁的伤心。她的笑容与关心,都是那么的真实,真实到不用打翻陀螺图腾也愿意相信。

  想起这些,就能悄悄地证明,爱不是一场梦境,而是一个美丽的曾经,这些曾经不会消失,它化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,陪伴你走接下来的人生。当你偶尔想起这些记忆,你会发现,原来他一直都在,只是以另一种形式陪伴你。

  而如果希望这些曾经能永续,就不能在没感觉时才处理。套一句哈根达斯广告的话:夏天好热,爱要趁热。

联系电话:0632-3786725 邮箱:id6725@163.com 邮编:277160 版权所有:枣庄学院学生工作处 联系地址:山东枣庄北安路1号